home88新博同乐互动下载二维码

  文/Fox

  去年以来,共享经济开始遭遇巨大挫折,共享经济在商业变现方面的潜力受到广泛质疑。而到了今年,资本寒冬仍未过去,共享充电宝行业也迎来了临终大考,将面临最后的洗牌。

  就在这几天,共享充电宝企业怪兽充电的商业计划书(以下简称BP)被曝光,再次掀开了整个共享产业虚假繁荣的真相。

  01 融资困难,共享充电宝面临生死一线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截止目前,整个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最后一笔融资停留在了2018年3月。后来的这一年多,整个共享充电宝行业再也没有一家企业拿到融资。

  而从我们获得的这一份怪兽充电融资BP来看,怪兽充电目前也在寻求一笔3000-5000万美元的融资。但是根据投资圈内部知情人士消息,怪兽充电融资启动半年以来仍然没有投资人接盘。

  根据共享充电宝行业的知情投资人说法,如今整个共享充电宝行业融资都很困难,由于烧钱速度太快,业务发展速度缓慢,许多投资人都已经失去耐心。

  一边是投资进不来,一边却是烧钱停不下来。

  2019年整个共享充电宝行业看似风声小了很多,但其实头部品牌之间的竞争却更加激烈了。共享充电宝行业已经进入烧钱血拼市场的阶段,融不到钱的公司很快就会死掉。

  在整个行业恶劣的大环境下,怪兽充电的形势也不乐观。尽管有着小米供应链的支持,但是怪兽充电的上一轮融资主要还是靠原有老股东追加投资,输血维持公司运转,没有任何新股东进入。

  与此同时,如今整个行业渠道成本高速攀升,高价入场费和分成比例支出导致许多头部品牌都存在现金流紧张的情况。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资本市场依旧没有回暖的迹象,无钱可烧的共享充电宝行业,今年倒下的企业必然只多不少。

  未来整个行业只有走向规范化的竞争和整合,才能真正破除如今的融资危机。

  02 高分成+高入场费,共享充电宝面临盈利危机

  除了融资问题,盈利问题更是充电宝行业目前面临的最大危机。在资本进不来的时刻,自身的造血能力已经成为了共享充电宝行业今年生存下去的唯一筹码。

  如今头部的几家共享充电宝企业竞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但是要想真正实现盈利,目前整个行业至少还面临两个阻碍:一是商家高分成对利润的挤压,二是高入场费导致的恶性竞争。

  据共享充电宝行业内部人士和某知情投资人表示,共享充电宝行业许多公司给优质门店的分成普遍在50%-80%,部分门店分成达到90%。

  “核算下来,有些商家要赚到90%的分成,其余的设备成本、运维成本都是企业出,这还怎么赚钱。”

  就拿怪兽充电来说,从下面一张怪兽充电员工申报分成审批的截图我们可以看出,该门店分成前三个月99%分成,合同生效第四个月开始75%分成。

  而且截图里面还显示,这些分成比例高达75%到99%的门店后续还要持续铺设200多家。而这部分门店仅“分成比例”一项成本就覆盖了租赁收入的大头,再加上其他方面的成本,基本只能亏损运营。

  但是根据怪兽充电泄露的这一份BP显示,2018年11月,怪兽充电直营柜机盈利模型中“门店分润”占比为23%,在扣除了销售成本、折旧成本和人工成本等各方面支出之后,怪兽充电依旧拥有31%的毛利率。

  可是在如今烧钱大战越演越烈的背景下,这个分成比例却很难站得住脚,和前面截图中显示的大比例分成也有所矛盾,所以我们不排除怪兽充电存在粉饰盈利数据制造虚假繁荣的可能。

  尽管怪兽充电的这一份BP已经竭力粉饰,但是最终却依旧融不到钱,其中的一个问题还在于,这份BP里面来回只谈收入的比例,却不谈实际收入数据、真实成本和最终利润。

  在投资者的眼中,你的毛利润比例再好看,但都不如最终的真实利润水平来得直观,而怪兽充电对利润水平一直避而不谈,那可能这个利润就非常不可观。

  除此之外,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入场费也在步步高升。

  据锌财经报道,目前行业内最高的入场费已经达到了8位数,为1800万元的一家连锁酒吧。同时在每个一线城市,激斗都有将近10个入场费为五六位数的点位。

  更离谱的是,如今这些优质商家还在坐地起价。

  由于目前整个行业还处于洗牌期,摆在商家面前的选择其实有很多,甚至有部分商家直接将想要入驻的充电宝企业叫来坐在一起,谁出价高就让谁入驻。

  如今整个共享充电行业的公司都在用“高分成”和“高价入场费”相互恶性竞争,砸钱撬动竞争对手的Top营收门店。

  针对一些共享充电宝高频使用场景,例如夜店、酒吧、KTV、影院和购物中心等消费场所,许多头部品牌都不惜砸入数万甚至数十万入场费,同时额外给予50%以上的分成以获得独家合作。

  可以说,如果高分成+高入场费的恶性竞争不能有效破除,最后很可能会拖垮整个共享充电宝行业的盈利模型。而未来整个共享充电宝行业要想真正实现盈利,可能还得经历一番洗牌。

  03 共享充电宝到底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探讨了共享充电宝行业目前存在的诸多乱象,我们再回过头来思考一下:共享充电宝到底是不是一笔好生意?

  曾经英诺天使创投投资总监卓杰做过一个数据研究,研究结论表明,从单位价值流量效率和成本回收中期来看,充电宝在共享经济行业综合排名至少是前三名。

  由于充电宝成本更低,使用频次更高,单位时间内只要达到一定的使用次数,其回本周期甚至比共享单车还要快。

  但是纸面上的盈利模式能否在现实中得到验证,却依旧存在着许多疑问。毕竟曾经共享单车在盈利模型中也是一本万利的生意,但是直到现在,所有的共享单车却都还在赔本赚吆喝。

  其实说起来,从共享单车到共享充电宝,共享经济的盈利一直是个大问题。

  如今虽然共享充电宝行业头部品牌都已经在部分城市实现盈利,但是就像共享单车一样,这部分盈利的经验是否可以真正推广,还得等待时间来证明。

  自从在去年共享单车经历了一番洗牌和涨价之后,不少人更是纷纷怀疑,共享经济本身到底是不是个伪命题。

  但是不管共享充电宝这个生意最终能不能做下去,首先我们可以确信一点:烧钱一定不是这个行业最终的归宿。

  自从美团和滴滴这两家企业靠烧钱而崛起之后,中国的资本行业就形成了一个怪圈,觉得一切皆可烧钱。但是这种烧钱的打法一旦面临资本寒冬,企业就可能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危机。

  如今共享单车的危机还没过去,共享充电宝行业也迎来了大考。

  借着这次怪兽充电BP曝光的契机,或许整个共享充电宝行业或许也能破除对于烧钱的迷信,借机挤出泡沫回归理性。没有了热钱蒙蔽双眼,整个行业才能大浪淘沙真正留下那些能造血能盈利的企业。

  毕竟,赚钱才是商业存活的本质。